最难忘不想喝第二次的是absinthe。搞不懂为什么梵高那么爱它。或许absinthe已经不是当初的味道。75°带来的是九年过去依旧难忘的茴香味。想想那时的梵高穷困潦倒,或许沉醉于据说成为禁酒前的性幻想吧。

最爱的还是Tequila,因为独特的喝法,略重的口味。想起Tequila就想起来左手虎口抹着细盐粒,右手举着一角柠檬探到我嘴边的笑吟吟女孩。很久以来我都困惑与那究竟是一个梦,还是真的发生过。

喝断片过两次,上次就在不久前。他们说,我一边喊着无所畏惧,一边在车水马龙的街上横冲直撞。另一次是很久前,久到模糊了记忆。只记得前女友说那晚我强吻了她。那时她还是别人的女朋友。哈哈。

Vodka,喜欢的理由如此简单,只是求醉。一杯,又一杯,对瓶吹,就醉了。

我说我想调一杯酒,名字叫醉生忘死。就像东邪西毒里的那样。

最后作品的名字叫彼岸花。大家都说配方这么复杂,颜色会奇怪,肯定很难喝。没想到还不错,深棕里带有一丝血红。只是,真的一杯下去就睡了一下午。

你有什么过不去或者忘不了的事吗?来杯酒吧。醉了,就忘了。

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第一杯鸡尾酒,完美马天尼。真难喝。

被情绪影响的心情,被心情左右的情绪。一切的一切,终将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