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凌晨一点半。

第一次来到这个号称是魔都的城市,上海。

出差,就意味着可以不用早起,不用上下班打卡。所以,我喜欢出差。
可能,我也就这点出息了吧。

从没有删除聊天记录的习惯,只拉黑。该删的,也都删了,黑名单里已经超过了千人。或许性薄情凉,或许是想遗忘。

夜深,外面依旧车水马龙。

他们说,这就是繁华的上海。

红尘就是一场挣扎,因为各种理由,我们开始选择尔虞我诈。

曾经不愿上班,原因之一就是不喜欢复杂的人情世故。却也明白,人始终是群居动物。

曾经有一个习惯,每离开一个城市,手机号码换掉,所有认识的人删掉,决不再联系。
现实,总是不及网络美好。很多年前就说过,要有一次聚会。事到临头,却又不愿去。或许,是为了留下一份美好。

未眠夜

未眠人

晚安

总有一种脱离感,铃声响起,茫然一会,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似乎脱离这个社会已经太久了。
把玩了一会手机,貌似误删了系统文件,通讯录变得残缺不全。无奈,重新刷机。
电话从来不会响起几次。通讯录,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该记住的,一眼便已印在脑海中。

早上磅礴大雨,钱包,雨伞,昨晚落在了公司。想打个电话给同事,到楼下替我付钱。
拨了一个,有事不在公司。想想算了,雨,那便雨吧。
走在雨中,于是雨就越下越大。点了一根烟,没走两步就被雨水打灭了。我想我2了。

刷完手机,在想用什么铃声。距离上一次使用手机,貌似已经过去了近两年。
下楼买烟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歌声,心然的那首步步皆殇。
闭上眼,仿佛,玩仙剑的时候,就在昨天。

下载了以前一直在用的那首千年缘。以后,还是继续用这首歌做铃声。

雨依旧在下,淅淅沥沥。
朦胧中,那些远去的记忆似乎就在回首间。

流年

夜半热醒,打开空调又睡去,没多久又冻醒,睡意全失。伸手摸烟,摸到一个空盒。
穿衣,寻找24小时超市,坐在街心花园仰望星空发呆。
无聊是一种执念,愈演愈深。

慢慢熟悉了这个城市,虽然只限于附近的几个街道。于是,每天的醒来时间越来越晚。
每天下班,也想不起今天都做了什么内容。记性也变差,第四次钥匙插在门口忘了拔下。

找不到兴趣,没有爱好,真的是一件很纠结的事情。

朋友说开始习惯每天去教堂坐一会,
我想,或许我适合做一个信徒。

翻了翻地图,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商业区,根本没这东西。

在家不觉得如何,离开后反而念想。反思,我真的是一个性薄情凉的人。
每天坐在电脑前,不闻,不问。
也至亲的时候,才有说笑的心情。

星空下,不冷不热,多日的梅雨时节,以至于忘记了自己从炎夏中走过来。

换了个环境,貌似开始有点转变。至少不再是一个人宅着。只是在人群中,仍然显得有点木。

找不到特别喜欢的东西。与同事出去吃饭,点菜的时候同事问,你要点什么。我说随便。
被问急了,就说你们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对着一堆材料,我哪知道能做出什么菜,只好说随意。再者南方菜吃过的不多,我也不知道哪个喜欢啊。
一道菜好吃。再吃的时候,又觉得味不对了。

工作似乎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换个宅的地方。 窝在办公室不想走。回到酒店睡了不想醒。
初来异地的环境不融,也开始消散掉。

依然不喜欢人多地方,不想说话。 宅男貌似就该一个人三更半夜寂静的宅着。
这样不好,要改正。
四年没写日志了。沉默的个性貌似在现实与网络中互相传染。还好,没有失去人前沟通的能力。

打开尘封已久的空间,翻看着,却想不起自己停留的轨迹。
或者说这是一场梦。梦到最后,都忘了是否还沉睡在梦里。
翻看留言板,却又想不起谁是谁,似是熟悉,又毫无痕迹。
忘了我是谁   忘了你是谁   或者这只是一场依旧未醒来的梦。

事出有因,则有果。循衍不息,善恶不怒,是非无过。以为始,以为终,万念皆空,无明日,无往日

—————————————————————

多年后又看到这篇日志。甚至要想好久才能回想起你的名字。

爱你的时候,为你心痛。

不爱你时,你让我心痛。

来历、缘由,多知无益,欲多知更无益。止言

看一篇文章,读到其中一段引言,颇有感触。

找来原著,却又看的淡然无味。 佛经,圣经,古兰经。

一些书,要有一定的心境;才能看得懂。

有时候会迷恋一个词,一句话,看到它们,仿佛突然感触到了遥远的梦境。

一些话,不愿再说,一些事,终究是戏言。

恋恋不舍,结局就是从云颠坠落,痛到你龇牙咧嘴。

又是这个季节。 喜欢与讨厌交替并存。

这个季节有着浓厚的生命气息,让人喜欢。 只是我的路是灰色的,跟周围总是格格不入。

是一条并行线,还是只是一个交叉点,然后分道扬镳。

一些话,不想明说,因为我始终不能做到决绝,总是幻想着还有最后峰回路转的机遇。

可是,始终过于渺茫。

说,你学什么心理,洞察天机,必定早死。

似乎总是博而不精。 戏言,搬个马扎座大街给人算命去吧。

不该猜测你在想什么。 清楚了你在想些什么,心里反而更难过。

整理抽屉,一层灰尘。笔记本里掉落出数张SIM卡

挨个打开看,尽是一些封存的短信,从零六年到零七年间的回忆

想起一个开头,然后蹦出一串数字。 去验证这串数字代表着什么

知道了结果,反而更心酸

来历、缘由,多知无益,欲多知更无益。止言

已经到了结局,只是依旧恋恋不舍

悲观放在平淡中,乐观却留在了飘渺里

不想说什么,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如果,这只是一个梦。或者,这本是一个梦。

翻开IE,RSS显示订阅更新
我要一把格洛克
    
       己做的,是不断丢下
        
一杯酒

偏高的酒精度
好似有迷幻的感觉
不要酸味
  要浓重的薄荷
                                                                               
淡淡的甜味
是回甘
最后,还要……
巫婆
  
3/2OZ        白薄荷
3/2OZ        棕朗
1/2OZ       甜味美思
                                     
最后,还要……
                                                               


说过,不悲伤,即使愤怒
               
                            

雨落夜 烟迷旧人    萧簌凄凄语 暮仪若往千千寻    无所知 立若重提偶无线 语白去无意 似欲前来归惶惶
不忍别 弱雨朦胧    诺诺重于言 混沌施一潇潇去    似笑语 泣与苍黄心无知 原如大话语 去留生死两茫茫
霜月起 独自彷徨    区区腐朽木 难堪随江漂漂逝    语如歌 空明自语偈亦空 忆及落语出 无视来往龃苍苍
烟雨伤 起舞去绝    愧与木木林 从简无止楚楚弃    笑自欺 未与先诺终为忌 无往亦无前 孤星离宇终寂寂

                     悼与奠晨炷,寄予故人
風與清欲行 淚若花絕顏 似無間 心卻無邊
眸如水 淡色青煙 海為邊
夜與枕共眠 夢似就從前 喻相戀 不是容顏
唇似語 喃喃誰堪 更無言